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问道红尘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前因后果
问道红尘 第三百一十六章 前因后果
    慈和咽了口唾沫,神情莫名也有了些怨愤之意,小声道:“大欢喜寺残余,进了玄阴宗的,都死了……”

    一句话石破天惊,秦弈惊得豁然站直了身体。

    和孟轻影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极度惊诧,那点儿女心思早甩到九霄云外去了。

    散落在外的大欢喜寺余党,万道仙宫搜索不到,本以为是全部躲到同源的玄阴宗避难了……没想到进玄阴宗是没错,却不是避难,而是下了地狱。

    马后炮一想,这事对得上。他秦弈早在灭弘法寺那会儿就被大欢喜寺记仇,后来慈明慈慧观寂之死全和自己脱不开关系,想必是入了一级黑名单了,广为公示门内的那种。所以慈和一看见他就脱口喊出秦弈来。

    如果大欢喜寺真有余党在玄阴宗,那必然有人认得自己,刚才的战局必然会有人喊“这是秦弈!”

    可没有人这么喊,说明大欢喜寺的人没在玄阴宗里。

    原来……是死了?

    慈和继续道:“原本是师叔祖暗中组织大家一起过来投奔玄阴宗的,大家也都陆陆续续来了。玄阴宗起初也接待着的,说是争取时间给师叔祖复原,热情得很。我们本来以为算是找到落脚之地了,等师叔祖复原就打回去……可进去才第二天,玄阴宗来了个什么客人,之后就直接翻了脸,把大欢喜寺所有人一网打尽。”

    慈和说到这里,大哭:“来的那个人很厉害,在他的夹攻之下师叔祖都死了……我是唯一趁乱跑出来的,又无处可去,你说我不躲在没灵气的灵山,还能躲哪里?”

    秦弈孟轻影面面相觑,两人都说不出话来。

    防备了多久的乾元复苏,结果……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要不是偶遇这和尚,整个神州都不会知道。

    这让他们一时半会怎么消化。

    孟轻影低声道:“所谓客人是……”

    秦弈断然道:“天机子。”

    只有天机子有可能通过卜算,猜到了大欢喜寺余党的去处。他知道澄元一旦恢复,他们座落在大欢喜寺原址上的谋算宗是首要被报复对象,必须剪除这个后患。

    也只有他的实力对得上,晖阳巅峰,差一线就破乾元关,有足够的力量镇压伤势未愈的澄元和尚。光靠玄皓真人那点连他们都留不住的水平,肯定办不到这一点。

    而天机子说动玄皓真人的理由无非也就是澄元恢复后有可能鸠占鹊巢……

    不,顺序不对。

    玄皓真人收留澄元,不可能不防备他鸠占鹊巢的可能性,连普相真人都知道,还提出过反对来着,玄皓真人又不是傻子,为何一意孤行?

    只能证明他收留澄元的时候就不安好心。这是在澄元上门之前,天机子就找过他了,设下了这个局。澄元大摇大摆进入玄阴宗,想必也是觉得玄皓真人动不了他,哪能想到进去才第二天,天机子就上门了……

    更大的可能是一拍即合,双方都有意,才促成了这一局。

    怪不得说,曾有知名的大魔头都栽在这混乱之地,这不就摆着个现成的例子?堂堂乾元修士,投奔老亲戚疗伤,就这么栽在这里连个水花都没冒出来。

    实在令人心中发寒。

    孟轻影谨慎问:“那你知不知道……玄皓为什么要杀澄元?只为了担心鸠占鹊巢,就布这样的局?”

    慈和摇摇头:“我不知道,但事发之前,玄皓经常和我们讨论如何把两家法门合而为一的事情,说不定和这个有点关系。”

    合而为一……秦弈若有所思。

    这种事棒棒轻松就做到了,却不代表别人能轻松做到。二者合流,形成一个更为高级的功法,甚至可能因为功法同源而尝试夺取澄元的修行融合?

    有可能……他们的不同属性和合的追求方式,真的可能让玄皓追求把澄元的修行与自己融合起来,直接借此突破乾元。

    如今秦弈对这些修仙者的思维算是很了解了,为了“证道”,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都可能诞生。

    但玄皓显然未能成功,光靠他们的所谓和合丹显然是不够的,于是导致……齐文的出场?

    万象森罗的傀儡之术?能让他即使无法融合,也能把澄元炼成一个乾元级别的超级傀儡?

    孟轻影显然也想到这里去了,脸色十分凝重。一个乾元等级的尸首,对她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万象森罗自有秘法,炼尸为傀只是其中一种,确实还有把傀儡能量与自己融合的一种方式。

    怪不得玄皓竟敢介入万象森罗嫡争……炼制乾元级别的傀儡,或者是借此融合力量突破乾元的可能,这对他来说当然值得赌一把,太值得了。

    前后因果彻底对上号了。

    秦弈沉吟半晌,低声问孟轻影:“我还有一事不解。”

    “嗯。”孟轻影道:“你说,我们一起参详。”

    “你师兄,为什么要做个女人?与这事有关么?这一环没解开。”

    孟轻影沉默片刻,摇头道:“这应该是师兄与玄阴宗的交易项目。师兄阳脉已伤,也正好借此机会变成女人。”

    “他图啥啊?”

    孟轻影抬头看天,好久才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是希望女身能在夺嫡之中得到师父的倾斜。他们认为我短短时间修行到这种程度,是得到了师父偏爱的,实际上……并没有。”

    “就因为一个误解,就这么决绝?”

    “师父是至情者。”孟轻影忽然笑笑:“可能你无法相信,一个魔宗大魔头,是个至情者。”

    秦弈张了张嘴,质疑的话还是吞了回去。

    确实很难相信。

    “至情者不会轻易移情,变女人也别想勾搭。但既然是有情者,有个更典型的特点,就是他不会彻底冰冷的坐视门下相争,心中必然会有情感上的偏斜。那么作为一个男人,略微偏向于女人,当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秦弈吐槽道:“男人变成那副鬼样子,绝不可能得到偏斜,只能得到恶心。”

    “这就是他找玄阴宗的原因……若玄皓能与澄元相融,他是否能与我相融?得到我的力量,我的星龙,与我的……模样。”

    秦弈毛骨悚然。

    孟轻影幽幽看着远方,低声道:“世上有更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万道仙宫,太安逸了……你以后见多了,会更习惯此世的扭曲。有超越世俗的力量与生命,此道注定变得自私且扭曲,我们都在扭曲的路上前行,谁也不例外,或许你也一样,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

    随着话音,她随手一拍,慈和粉身碎骨,连个渣都没留下。

    秦弈默然无语。

    “不要怪我狠心。”孟轻影举步走向洞府,淡淡道:“你我伤势未愈,如今玄阴宗必然大肆搜寻,当务之急是疗伤。”

    你也知道当务之急是疗伤而不是一剪梅了?秦弈心中吐槽,默默跟着她进了洞府。

    没有灵气的洞府,漆黑一片。秦弈掏出一个夜明珠,随手祭出,悬停空中。

    洞府很小,只是慈和临时开凿,里面壁上还凿了一个佛像之形,笑容可掬。两人的影子映照在佛像上,好像合在了一起。

    孟轻影就饶有兴致地看影子。

    秦弈发现她的目光,有些尴尬,试图扯开话题:“想不到慈和还真有几分佛门信仰嘛,孤身避难,还凿佛像,算是虔诚?”

    “看见影子了么?”孟轻影答非所问。

    秦弈尴尬地“嗯”了一声。

    “人的影子是件很玄妙的事情,在我的修行里,可以把影子视为一种玄奇的生命体现,折射了人心中未知的一角。”孟轻影终于回答了秦弈的问题:“慈和是个采补魔头,他的影子映出来,却可能是一尊佛,这并不冲突。”

    秦弈隐隐有所悟,他曾经也觉得,自己心中有魔头,不是自以为的那么正直。

    只不过用影子体现的话……这是孟轻影的个人修行,他参悟不了。说不定孟轻影眼中看见的影子,和他不一样。

    “所以,你觉得……”孟轻影转头看着他,明珠柔光之下,她的神情忽隐忽现:“你的影子,当此之时的影子……是佛,是魔,还是我?”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aishuxs.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